【日本語】土壇場

土壇場とは、せっぱつまった場面。最後の場面。

【語源と由来】

土壇場は文字通り、土を持って築いた壇の場所を意味する言葉として、江戸以前までは使われていた。

江戸時代に入り、斬罪の刑を執行する時に罪人を土壇場に横たわらせたことから、「斬首刑の刑場」を意味するようになった。さらに、「刑場」の意味が転じ、どうにもならない場面や最後の決断を迫られる場面の意味で、「土壇場」と用いられるようになった。

Advertisements

lovely little monkey

Hi,
我在 「iDaily · 每日环球视野」中发现了这张图片,想与你一起分享:

July 1, 2012

日本京都西郊的岚山公园(Arashiyama Park)中,一只3周大的小猕猴和另一只1岁的猕猴坐在一起休憩,日本。岚山公园里约有200只猕猴。摄影师:IC Press

5PNUH.jpg

『封面故事』城市下水道:现代化的地下迷宫

Hi,
我在iWeekly·周末画报 for iPhone中发现了这篇文章,想与你分享:

『封面故事』城市下水道:现代化的地下迷宫

下水道,昏暗而充满未知。都市人的脚下数十尺,就是这可以追溯至古罗马时代的重要发明。甚至隐形城市、视野暗角、四通八达、迷踪难解……都是普通市民对于下水道的了解。无怪乎在音乐剧《剧院魅影》中,相貌丑陋的音乐天才在下水道里吟唱着对克里斯蒂的思慕;小说《悲惨世界》的主人公冉·阿让利用巴黎城下密如蛛网的下水道,避开警察的追捕。作为城市设施的重要一环,下水道与排水系统从2400年前就开始服务于人类,直至18世纪末在巴黎出现了现代下水道系统的雏形,才完成了历史性的进化。时至今日,以日本东京都的下水道为例,已经成为了壮观而现代化的地下建筑系统,保障着地面城市的安全与秩序。

一座城市的排水系统,攸关着所有市民的生活质量与城市功能的保障。在最近一个月数轮暴雨的袭击下,北京、武汉、广州等大都市都因排水不畅而陷入了一片泽国。这样的硬件短板,无疑是与现代城市的属性不匹配的。目前,中国在建的摩天大楼总数超200座,相当于美国所有的摩天大楼数字总合。但是在建设未来型城市的另一面,城市管理者却忽视了它的地下部分,虽然不能被经常看见,但是良好的排水系统无疑也是城市文明的重要一环。

巴黎:2300公里博物馆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现代城市下水道系统,巴黎的地下世界承载着更多文化。这座欧洲古城有着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下水道系统之一。这个处在城市地面以下50米的世界,从1850年开始修建,巴黎人前后花了一个多世纪才完工。在此之前,这座城市大部分的生活用水来自塞纳河,暴露在地面的部分废水未经净化就流回了河中,造成河水污染,空气中恶臭弥漫,最终导致了1832年的一场霍乱爆发。城市规划者痛定思痛,要修建下水道系统。

1851年,工程师欧仁尼·贝尔格兰为巴黎下水道系统的发展、清除和维修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技术。他发明了清除下水道垃圾和沉沙的机械,利用流水的冲刷效应将垃圾集中到定点以便清除;在小下水道中,他还设计了蓄水池,以增强冲刷力,避免下水道堵塞。到了1878年,巴黎已经拥有长达600公里的下水道网。

一战以后,城市人口增长对城市的“消化能力”提出更高要求。于是,1935年至1947年,巴黎的工程师们又开始新一轮扩容改造工程:修建4条直径为4米、总长为34公里的排水渠,以便通过净化站对废水进行处理,处理过的水一部分排到郊外或流入塞纳河;另一部分则通过非饮用水管道循环使用,洗刷城市街面。二战结束后,巴黎市政府又进一步扩建了这一系统,使每家每户的厕所都直接与其相连。到1999年,巴黎完成了对城市废水和雨水的100%完全处理。

经过不断完善,今天的巴黎下水道总长2347公里,约2.6万个下水道盖、6000多个地下蓄水池。清淤系统配备了电脑控制,还有专门针对雨季塞纳河水的“涨水站”以及安全阀,以及用于下大雨时保证排水效果的路边下水道等等。每天,超过1.5万立方米的城市污水都通过这条古老的下水道排出市区。

虽然许多欧洲国家的城市下水道都有着各种主题的博物馆,但是巴黎的下水道博物馆与众不同。他们将2300多公里的巴黎下水道截取一段改造成博物馆,供游人免费参观。1867年巴黎世博会期间就开始向游客开放,下水道四壁整洁,卫生情况大超人们的预计,甚至多位外国元首来曾这座地下迷宫一窥究竟。位于塞纳河阿尔玛桥畔的巴黎下水道博物馆,如今每年客流量超过10万人。

伦敦:女王的地下城

伦敦的地下水道工程初步完工于1865年,当年正是大英帝国国势最盛之时,伦敦下水道系统也代表了当时最高建筑成就,甚至被称为“工业世界的七大奇迹之一”。而无独有偶,伦敦地下水道系统的修建也与流行病肆虐有关。

19世纪中期的英国完成了工业革命,处于“世界工厂”的地位,但是作为欧洲超级大都市的首都伦敦却是垃圾遍地、臭气冲天,排水系统极其糟糕。当时的泥土路面或卵石街道都凿有明渠或街沟,以便将污水和雨水引入其中。然而一英尺多深的明渠中往往堵塞,排水不力。1848年至1849年间,一场霍乱导致一万五千个伦敦人死亡。疫情结束后,为了改善地下水道,英国政府成立了一个皇家污水治理委员会,任命约瑟夫·巴瑟杰为测量工程师,改进城市排水系统。

1856年,巴瑟杰计划将所有污水直接引到泰晤士河口,排入大海。根据最初方案,地下排水系统全长160公里,位于地下3米的深处,需挖掘350万吨土,但伦敦市政当局以系统不够可靠为由,连续5次否决了巴瑟杰。直到1858年夏,伦敦市内的“奇臭”已经实在让人难以忍受,国会议员和有钱人都开始往外逃。当局迫于压力,不得不接受了改造方案。次年,伦敦地下排水系统改造工程正式启动,工程规模也扩大到了1700公里以上。

有人担心伦敦会被挖空而坍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工程部门研制了一种新型高强度水泥,巴瑟杰还发明了一套严格的质检方法。最后,3.8亿块混凝土砖构成了坚固的下水道。工程历时7年完成,纵横交错的下水道实际总长达到了2000公里。弥漫在伦敦空气中的臭味终于消失了。下水道将污水与地下水分开,从此以后,伦敦再没发生过霍乱。约翰·史劳有关水源污染导致传染病肆虐的论断也终于被卫生部门接纳。至今巴瑟杰的雕像仍然矗立在伦敦街头。

纽约:用下水道发电

纽约市下水管道总长10600公里,美国其他任何一座城市都无法与之相比。然而,建于1867年的陈旧工程也在新世纪出现了新麻烦。2010年12月,位于美国纽约东河河畔的联合国总部就曾因散发不明难闻气味而疏散联合国工作人员,更改会议地点。最后调查发现,原来导致虚惊一场的罪魁祸首就是下水道中散发着臭气的污物。

纽约污水也经常因为污染水道而受人诟病,处理这些污水则需要庞大的资金。现在纽约市环保局开始另辟蹊径,打算采用各种方法,变废为宝,让污水变身为新能源,为城市居民提供清洁能源的同时也减少了环境污染,可谓一箭双雕。

纽约市正在花大力气改造现有的14座污水处理厂。纽约市居民生活污水所产生的大量污泥、甲烷和其他“副产品”逐渐被视为未被挖掘的宝藏,因为它们都是潜在的可再生能源。加热燃料可以从污水中提取,丁醇可以从污水中繁殖的藻类中提取。污水处理厂能出售甲烷,给居民家庭提供能源。纽约环保局的这些项目提供了一个更经济、更环保的可持续污水处理和管理方法。

目前纽约的污水处理每年需要耗费4亿美元,其中还不包括资本投资。纽约居民每天制造的废水约为13亿加仑,日产下水道污泥1200吨,污水处理所面对巨大的资金压力也呼唤着纽约环保局需要采用科技和创造力来摆脱经济窘境。环保局希望在2013年之前能找到合作伙伴,为这些污泥找到用武之地。环保局的官员表示,可以将这些污泥收集起来,制造气体,然后用这些气体制造清洁能源;也可以采用更传统的方式使用这些污泥,比如将其作为肥料或用来铺路或做建筑材料等。

东京:深达60米的地下河流

除了地震以外,对日本影响最大的恐怕就是台风和夹裹而来的大雨。上世纪50年代末,日本的工业经济进入高速发展通道,却因为下水道系统的落后而饱受城市内涝之苦,一到暴雨季节,道路上水漫金山,地铁站变成水帘洞;再加上大量生活污水、含重金属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就排入河道,人在食用受污染鱼类后引发了水俣病、骨痛病等,公共水体污染成为社会关注重点。

被称为“首都圈外郭放水路”的东京地下排水系统堪称当今世界最不可思议的下水道,其宏大壮观的场景,让每个参观者都深受震撼。这一计划也被称为G-Cans,是日本东京地区的巨型分洪工程。位于东京北郊的琦玉县境内,由江户川河川事务所管理,全长6.3公里,总投资2400亿日元,于1992年开始施工,在2007年完成。它连接着东京市内长达15700公里的城市下水道,并通往东京北郊地下50米处深处的一条直径10.6米的地下隧道,并通过五个巨大的竖井联通附近的江户川、仓松川、中川、古利根川等河流,做为分洪入口,最后用4台燃气轮机驱动的大型抽水机将水以每秒200立方米的速度抽入江户川,再排入大海。

东京的雨水有两种渠道可以疏通:靠近河渠地域的雨水一般会通过各种建筑的排水管,以及路边的排水口直接流入雨水蓄积排放管道,最终通过大支流排入大海;其余地域的雨水,会随着每栋建筑的排水系统进入公共排雨管,再随下水道系统的净水排放管道流入公共水域。在1992年以前,陈旧的下水道系统不足以应付突如其来的强降水,经常出现水漫金山的情况。而今天的“首都圈外郭放水路”堪称世界上最先进的下水道排水系统,全程使用计算机远程控,并可以在中央控制室进行全程监测。其排水标准是“五至十年一遇”的巨大台风和强降雨,如果在满效率排水的状态下,这条混凝土浇筑的地下激流可至水深60米。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