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实体邮件何去何从

Hi,
我在iWeekly·周末画报 for iPhone中发现了这篇文章,想与你分享:

商业:实体邮件何去何从

要论当代美国奇迹,美国邮政服务公司(U.S. Postal Service,简称USPS)毫无疑问占据着显赫地位。一周六天,它平均每天要投递出5.63亿信件,占全球总量的40%。你只要花上44美分买一张邮票,就可以把信件寄往美国的任何一个角落。这项服务甚至能把骡子运往大峡谷深处的印第安哈瓦苏帕自然保护区。邮递员还会驾着雪地车横穿阿拉斯加。即便无法找到收信人,美国邮政公司还会把信件原路送回,不收取任何额外费用,这恐怕是最划算的买卖了。

行业巨舰的搁浅

只有超级庞大的机构才能完成如此看似不可能的任务。美国邮政公司共有571,566的全职雇员,在全美雇员数排行中位列第二,仅居于沃尔玛之后。它拥有31,871个邮政局,超过沃尔玛、星巴克和麦当劳的门店总和。去年美国邮政公司的收入高达670亿美元(不过其开支更多)。如果它是一个私人持股公司,将在财富500强中占据第29位。

美国邮政服务公司面临的困境也尤为巨大。它依赖普通信件的利润来支撑整体的运作,但普通信件的总量在持续下跌——2005年,它的数量第一次低于邮寄宣传品的数量,而一封普通信件的利润相当于三封邮寄宣传品。在房地产泡沫繁荣期,邮寄宣传品的数量也处于井喷期。来自银行的按揭贷款和信用卡挂号信塞满了邮箱。经济衰退使得信件总量从2006年至2010年间下跌了20%。自2007年开始,美国邮政公司已无法达到收支平衡,因为80%的年度预算都用在员工薪水和福利上。与之相比,联邦快递(FedEx)和联合包裹速递服务公司(UPS)的员工相关开支比例只占43%和61%.

是时候让美国关注它的邮政系统了——把一封信寄到阿拉斯加或者三个街区以外是否收取同样的费用?美国邮政是否应该继续运营这个全球最大却亏损连连的邮局网络?国会山的争论焦点依旧落在一个“钱”字上。美国邮政公司和工会希望作出补救措施,把伤害减至最小——期望可以免除为退休人员建立医保基金应交款中的债务。而民主党和共和党一直对这笔医疗保险金的来源争论不休,美国邮政工会是民主党的竞选主要捐款人,因此民主党人士提出动用储备基金为未来的退休人员支付医疗福利,但共和党则反对任何用资金救助美国邮政的方案。

今年1月刚被任命为美国邮政总局局长的帕特里克·多纳霍(Patrick Donahoe)对这个被外界看作处在破产边缘的公司倒是抱有出乎意料的乐观态度。他承认普通邮件的数量急剧下滑,但是随着经济的恢复,商业广告邮件的数量也在不断上升,在2010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增长了7.1%。他希望国会批准将每周的工作日从六天改为五天,这样每年能在薪水支出上节省30亿美元。在未来五年,他计划削减20%的员工人数,尽管工会的合同上写明禁止裁员。此外,多纳霍还希望把2000家邮政局改造为便利店和超市,帮助其他人员就业。

欧洲邮政的数字转型

30年以前,大多数发达国家的邮政服务都由美国邮政这样的政府性机构所垄断。然而到了80年代末,欧盟已经着手建立一个独立的邮政市场。它促使其成员国改变垄断格局,建立竞争机制。这一举措唤醒了这个常常被看作是沉睡着的古老行业。不少国家尽可能多地关闭了砖墙结构的邮政局,取而代之的是加油站和便利店,而美国邮政公司现在才开始这样的尝试。今天,瑞典的邮政公司只运营12%的邮政局,其余都在第三方的管理下。德国邮政现在是一家私人企业,仅仅运营着德国本土2%的邮政局。相反,美国邮政公司管理着所有的邮政局。

一些新兴的邮政服务利用盈利拓展全新的业务。德国邮政公司收购了敦豪快递(DHL),一个与FedEx、UPS齐名的物流服务供应商。“我们超过半数的员工都在德国本土以外,”德国邮政公司的副总裁马库斯·莱可灵(Markus Reckling)表示,“其他市场的收益同样相当可观。”

数字产品成了邮政公司争夺的新市场,用电脑收发信件不仅快捷而且便利。芬兰邮政公司Itella会为用户保留电子文档长达七年,并可以在线支付费用。在瑞士,你可以选择在家里寄平信,也可以通过电邮发送扫描件,顾客甚至可以告知邮政公司他们是否想要拒收垃圾邮件。瑞典邮政公司开发了一款App,顾客们可以把手机上的照片转为明信片,此外手机用户无需邮票便可寄送信件,只要把邮政局发送到短信的一串数字编码抄写在信封贴邮票的位置就行了,不过目前收费还未确定。2009年瑞典邮政与丹麦邮政合并,成立为瑞典丹麦邮政联合公司(Posten Norden,现更名为PostNord),该公司的网络销售量达到62亿美元,税前利润达到3.2亿美元,2010年,后者上涨了43%,达到4.9亿美元。

美国邮政的历史与困境

美国邮政伴随人口的增长一直在扩大。早期,人们收信件要付钱。1863年,美国邮政局开始有足够的资金开启免费的市内邮递服务。1896年,它将免费服务扩张到乡村地区,为所有美国人提供服务,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公众服务”。邮寄总量开始爆炸性地增长。在诸如费城和波士顿这样的城市,邮递员一天里就要在自己指定的路线奔波三次。这不可避免地带来了问题,邮局成了有财政支持的垃圾堆机场。由于多年的管理不善和疏忽,芝加哥邮局于1966年倒闭,500万封信件、包裹、报纸、杂志覆满了拣选台,无法处理。

4年后,理查德·尼克松总统签署了《邮政重组法案》,将邮政部门转制为美国邮政公司,一个独立的、自负盈亏的政府所有企业。根据这项法律,联邦政府的邮政部被撤消,美国邮政服务公司开始运作。这在之后被证明为草率之举,邮政公司的员工福利超过大部分联邦政府雇员,譬如美国邮政检查服务局总部负担了雇员79%的健康医疗保险金额,而一般的联邦政府雇员只有72%。

美国邮政公司的最大问题是对行业变化的反应迟钝。70年代末,国会通过决议,私营公司可以寄送加急邮件。FedEx和UPS在邮政公司原有的地盘获得了巨大的利润。他们无须每天登门造访每家每户,自己设置收费,而且不用担心向邮政工会妥协。相形之下,美国邮政公司在竞争中始终处于劣势。它的单一模式始终保持不变,而且邮件总量在不断下滑。90年代末,有关它的改革呼声愈发强烈,包括公司私有化的提议。与此同时,电子邮件成了主流,从2000年开始,邮政公司开始亏损,美国审计总署警告曾向其发出警告,在未来它可能无法负担退休人员的医疗保健成本。

邮政公司寄出的商业广告邮件数量甚至已经超过了普通邮件,或许不久它将成为政府掌控的广告信件发送中心。公司预计信件总量将从2010年1710亿封下降到2020年的1500亿封,而且这还只是最乐观的估算,最糟糕的情况是缩水至1180亿封。此外还有一大堆邮票要发行,而且邮票的成本也在不断上涨。管遭遇周期性寒潮,但机构依旧在提高雇员和邮递员的工资和福利。

伴随华盛顿会谈的僵局,也许美国邮政今年就会步入转折点,这意味着一个现代邮政系统时代即将崛起。就连邮政总局局长多纳霍也等待着这样的转变——“有人说一旦你打破这个体系,很快就有人会注意到你。”2680

Advertisements

发现:音乐工厂炮制的电音传奇

Hi,
我在iWeekly·周末画报 for iPhone中发现了这篇文章,想与你分享:

发现:音乐工厂炮制的电音传奇

60年前所谓流行的音乐风格都以12~25人编制的Big Band爵士风格为主,Fender电吉他的发明颠覆了当时需要大量乐手以及乐器才可以满足大场地的传统表演方式。因此Big Band没落了,取而代之的是3~4人的小乐队。此次,我们探访了Fender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吉他工厂,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一个美国传奇即将揭开面纱。

科罗娜是一个加利福尼亚州的小城,开车借道高速公路前往洛杉矶需要一个多小时,就是在这里,诞生了一个最著名、最神秘的乐器品牌—Fender吉他。40年前,这个品牌的创始人就是在离这里20多公里的地方开办了他的第一家工厂。在这片默默无闻的大型工业区内,坐落着一个巨大的占地16000平方米的仓库,在不起眼的地方挂着Fender的标志。谁都不会想到,在这面瓦楞铁墙后面,每一天,百余名乐器工人都在书写着摇滚乐坛的新篇章。

上世纪50年代,它的创始人Leo Fender对生产的吉他进行商业化操作,这对于这个新兴的产业来说无疑是一个重磅举措。那时的弦乐器制作者对这种大规模生产的乐器充满了鄙视,他们把Fender看成一个改行的电子工程师,一个仅仅会玩乐器的爱好者。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创造了一种崭新的乐器,引发了一个又一个音乐革命的浪潮。

他先后制作了Broadcaster和telecaster两种型号的吉他,每一次都在乐坛激起千层浪。这两种吉他的琴颈由螺丝固定,看上去有些粗糙,外观并不怎么精细,与当时市面上的吉他造型相去甚远。但它的实用性和低廉价格使它迅速被二战后极其渴望消费的青年一代所接受。

探索吉他工厂

我们的参观从最后一个生产部门开始,即吉他在这里接受检查,然后运往各个销售点,每个检查员用三分钟的时间来抽查600个出厂产品,即这五个检查员每人每天要检查100多件乐器。可以想象,他们回家之后完全没有心情再弹奏任何乐器了。

那些不符合规格的乐器被发回原生产车间进行重新修理。这些生产车间包括:弦乐车间、电子车间、油漆车间、金属装置车间。这里的许多车间装饰风格还停留在上世纪40年代,与此同时,车间里又配备了许多现代化的数控机器。

大部分的工人来自于拉丁美洲,那些对缜密度和精确性要求高的工作自然而然落到了女工头上,特别是像小型金属部件的装配工作和麦克风的生产。在这里,所有人都将效率与速度铭记于心,从投入生产线到最终出厂,一把吉他仅需要三个星期的时间,而且,该厂的生产力还在不断地提高。这个工厂始建于1988年,现在的规模要想容纳所有人显然有点太小了。

与此同时,Fender公司的“梦幻工厂”(Custom Shop)也落成了,这是一个专门生产高档乐器的工作坊。“我们的第一批客户是Eric Clapton、Billy Gibons(ZZTOP乐队的吉他手)和Keith Richards”,Maddux解释道,他本人也在2001年加入了这个工作坊。

今天,在时间和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无论是谁都可以订购到他梦想中的Fender吉他。“定制的吉他可能需要六个月时间才能做好,但是定制的无疑是质量上乘的。”在梦幻工厂的个吉他制作者中,John Cruz是个最大的明星。最令他骄傲的莫过于他成功地仿制了音乐天才Yngwie Masteem的金属吉他Stratocaster。“当我们审视这些乐器的时候,我们感觉它们是有灵魂的。”他无不动情的说。

热爱Fender的乐手们

现在的Fender,是一个在美国乐坛独当一面的名字。摇滚乐坛的巨星层出不穷,从Jimi Hendrix到Eric Clapton,当然还有JoeStrummer和KurtCobain,这些巨星哪个没有亲手弹奏过这个品牌的吉他?那些渴望成名初出茅庐的小将,哪个不曾梦想过拥有一把这样闪耀于苍穹的吉他?它是如此久负盛名,以至于它的老对手吉布森(Gibson)吉他都对它拍手称赞。

不得不说Fender赫赫有名的Stratocaster吉他。你可以在Beatles的单曲“no where man”和George Harrison、John Lennon1964年之后的演奏中听到这款吉他的独特音色。Fender的创始人Leo先生在这款吉他上倾注了太多的感情。这是他为二战后的摇滚大使们度身定制的乐器,他一遍遍改进Stratocaster的设计,最终以其广阔的音色、加高的琴品、先进的内置震动系统、独特的琴头设计,成为乐手的梦想伴侣。2461

『封面故事』城市下水道:现代化的地下迷宫

Hi,
我在iWeekly·周末画报 for iPhone中发现了这篇文章,想与你分享:

『封面故事』城市下水道:现代化的地下迷宫

下水道,昏暗而充满未知。都市人的脚下数十尺,就是这可以追溯至古罗马时代的重要发明。甚至隐形城市、视野暗角、四通八达、迷踪难解……都是普通市民对于下水道的了解。无怪乎在音乐剧《剧院魅影》中,相貌丑陋的音乐天才在下水道里吟唱着对克里斯蒂的思慕;小说《悲惨世界》的主人公冉·阿让利用巴黎城下密如蛛网的下水道,避开警察的追捕。作为城市设施的重要一环,下水道与排水系统从2400年前就开始服务于人类,直至18世纪末在巴黎出现了现代下水道系统的雏形,才完成了历史性的进化。时至今日,以日本东京都的下水道为例,已经成为了壮观而现代化的地下建筑系统,保障着地面城市的安全与秩序。

一座城市的排水系统,攸关着所有市民的生活质量与城市功能的保障。在最近一个月数轮暴雨的袭击下,北京、武汉、广州等大都市都因排水不畅而陷入了一片泽国。这样的硬件短板,无疑是与现代城市的属性不匹配的。目前,中国在建的摩天大楼总数超200座,相当于美国所有的摩天大楼数字总合。但是在建设未来型城市的另一面,城市管理者却忽视了它的地下部分,虽然不能被经常看见,但是良好的排水系统无疑也是城市文明的重要一环。

巴黎:2300公里博物馆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现代城市下水道系统,巴黎的地下世界承载着更多文化。这座欧洲古城有着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下水道系统之一。这个处在城市地面以下50米的世界,从1850年开始修建,巴黎人前后花了一个多世纪才完工。在此之前,这座城市大部分的生活用水来自塞纳河,暴露在地面的部分废水未经净化就流回了河中,造成河水污染,空气中恶臭弥漫,最终导致了1832年的一场霍乱爆发。城市规划者痛定思痛,要修建下水道系统。

1851年,工程师欧仁尼·贝尔格兰为巴黎下水道系统的发展、清除和维修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技术。他发明了清除下水道垃圾和沉沙的机械,利用流水的冲刷效应将垃圾集中到定点以便清除;在小下水道中,他还设计了蓄水池,以增强冲刷力,避免下水道堵塞。到了1878年,巴黎已经拥有长达600公里的下水道网。

一战以后,城市人口增长对城市的“消化能力”提出更高要求。于是,1935年至1947年,巴黎的工程师们又开始新一轮扩容改造工程:修建4条直径为4米、总长为34公里的排水渠,以便通过净化站对废水进行处理,处理过的水一部分排到郊外或流入塞纳河;另一部分则通过非饮用水管道循环使用,洗刷城市街面。二战结束后,巴黎市政府又进一步扩建了这一系统,使每家每户的厕所都直接与其相连。到1999年,巴黎完成了对城市废水和雨水的100%完全处理。

经过不断完善,今天的巴黎下水道总长2347公里,约2.6万个下水道盖、6000多个地下蓄水池。清淤系统配备了电脑控制,还有专门针对雨季塞纳河水的“涨水站”以及安全阀,以及用于下大雨时保证排水效果的路边下水道等等。每天,超过1.5万立方米的城市污水都通过这条古老的下水道排出市区。

虽然许多欧洲国家的城市下水道都有着各种主题的博物馆,但是巴黎的下水道博物馆与众不同。他们将2300多公里的巴黎下水道截取一段改造成博物馆,供游人免费参观。1867年巴黎世博会期间就开始向游客开放,下水道四壁整洁,卫生情况大超人们的预计,甚至多位外国元首来曾这座地下迷宫一窥究竟。位于塞纳河阿尔玛桥畔的巴黎下水道博物馆,如今每年客流量超过10万人。

伦敦:女王的地下城

伦敦的地下水道工程初步完工于1865年,当年正是大英帝国国势最盛之时,伦敦下水道系统也代表了当时最高建筑成就,甚至被称为“工业世界的七大奇迹之一”。而无独有偶,伦敦地下水道系统的修建也与流行病肆虐有关。

19世纪中期的英国完成了工业革命,处于“世界工厂”的地位,但是作为欧洲超级大都市的首都伦敦却是垃圾遍地、臭气冲天,排水系统极其糟糕。当时的泥土路面或卵石街道都凿有明渠或街沟,以便将污水和雨水引入其中。然而一英尺多深的明渠中往往堵塞,排水不力。1848年至1849年间,一场霍乱导致一万五千个伦敦人死亡。疫情结束后,为了改善地下水道,英国政府成立了一个皇家污水治理委员会,任命约瑟夫·巴瑟杰为测量工程师,改进城市排水系统。

1856年,巴瑟杰计划将所有污水直接引到泰晤士河口,排入大海。根据最初方案,地下排水系统全长160公里,位于地下3米的深处,需挖掘350万吨土,但伦敦市政当局以系统不够可靠为由,连续5次否决了巴瑟杰。直到1858年夏,伦敦市内的“奇臭”已经实在让人难以忍受,国会议员和有钱人都开始往外逃。当局迫于压力,不得不接受了改造方案。次年,伦敦地下排水系统改造工程正式启动,工程规模也扩大到了1700公里以上。

有人担心伦敦会被挖空而坍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工程部门研制了一种新型高强度水泥,巴瑟杰还发明了一套严格的质检方法。最后,3.8亿块混凝土砖构成了坚固的下水道。工程历时7年完成,纵横交错的下水道实际总长达到了2000公里。弥漫在伦敦空气中的臭味终于消失了。下水道将污水与地下水分开,从此以后,伦敦再没发生过霍乱。约翰·史劳有关水源污染导致传染病肆虐的论断也终于被卫生部门接纳。至今巴瑟杰的雕像仍然矗立在伦敦街头。

纽约:用下水道发电

纽约市下水管道总长10600公里,美国其他任何一座城市都无法与之相比。然而,建于1867年的陈旧工程也在新世纪出现了新麻烦。2010年12月,位于美国纽约东河河畔的联合国总部就曾因散发不明难闻气味而疏散联合国工作人员,更改会议地点。最后调查发现,原来导致虚惊一场的罪魁祸首就是下水道中散发着臭气的污物。

纽约污水也经常因为污染水道而受人诟病,处理这些污水则需要庞大的资金。现在纽约市环保局开始另辟蹊径,打算采用各种方法,变废为宝,让污水变身为新能源,为城市居民提供清洁能源的同时也减少了环境污染,可谓一箭双雕。

纽约市正在花大力气改造现有的14座污水处理厂。纽约市居民生活污水所产生的大量污泥、甲烷和其他“副产品”逐渐被视为未被挖掘的宝藏,因为它们都是潜在的可再生能源。加热燃料可以从污水中提取,丁醇可以从污水中繁殖的藻类中提取。污水处理厂能出售甲烷,给居民家庭提供能源。纽约环保局的这些项目提供了一个更经济、更环保的可持续污水处理和管理方法。

目前纽约的污水处理每年需要耗费4亿美元,其中还不包括资本投资。纽约居民每天制造的废水约为13亿加仑,日产下水道污泥1200吨,污水处理所面对巨大的资金压力也呼唤着纽约环保局需要采用科技和创造力来摆脱经济窘境。环保局希望在2013年之前能找到合作伙伴,为这些污泥找到用武之地。环保局的官员表示,可以将这些污泥收集起来,制造气体,然后用这些气体制造清洁能源;也可以采用更传统的方式使用这些污泥,比如将其作为肥料或用来铺路或做建筑材料等。

东京:深达60米的地下河流

除了地震以外,对日本影响最大的恐怕就是台风和夹裹而来的大雨。上世纪50年代末,日本的工业经济进入高速发展通道,却因为下水道系统的落后而饱受城市内涝之苦,一到暴雨季节,道路上水漫金山,地铁站变成水帘洞;再加上大量生活污水、含重金属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就排入河道,人在食用受污染鱼类后引发了水俣病、骨痛病等,公共水体污染成为社会关注重点。

被称为“首都圈外郭放水路”的东京地下排水系统堪称当今世界最不可思议的下水道,其宏大壮观的场景,让每个参观者都深受震撼。这一计划也被称为G-Cans,是日本东京地区的巨型分洪工程。位于东京北郊的琦玉县境内,由江户川河川事务所管理,全长6.3公里,总投资2400亿日元,于1992年开始施工,在2007年完成。它连接着东京市内长达15700公里的城市下水道,并通往东京北郊地下50米处深处的一条直径10.6米的地下隧道,并通过五个巨大的竖井联通附近的江户川、仓松川、中川、古利根川等河流,做为分洪入口,最后用4台燃气轮机驱动的大型抽水机将水以每秒200立方米的速度抽入江户川,再排入大海。

东京的雨水有两种渠道可以疏通:靠近河渠地域的雨水一般会通过各种建筑的排水管,以及路边的排水口直接流入雨水蓄积排放管道,最终通过大支流排入大海;其余地域的雨水,会随着每栋建筑的排水系统进入公共排雨管,再随下水道系统的净水排放管道流入公共水域。在1992年以前,陈旧的下水道系统不足以应付突如其来的强降水,经常出现水漫金山的情况。而今天的“首都圈外郭放水路”堪称世界上最先进的下水道排水系统,全程使用计算机远程控,并可以在中央控制室进行全程监测。其排水标准是“五至十年一遇”的巨大台风和强降雨,如果在满效率排水的状态下,这条混凝土浇筑的地下激流可至水深60米。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