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城中至潮牛排馆

Hi,
我在iWeekly·周末画报 for iPhone中发现了这篇文章,想与你分享:

饕餮:城中至潮牛排馆

大口吃肉,这事让人很纠结。不过眼下季节,对于肉食主义者而言,却是最妙的季节。合适的气温,配合着吃肉时畅快的心情,若还有视野不错的风景可看,确实叫人身心愉悦。说起来,并非肉食主义者永远比素食主义者虚弱,想到即将到来的炎炎夏日,还是事先多储存一些能量吧。

说起牛排,你也不必总倒抽一口冷气。吃牛排也可以很细腻、很优雅;至于牛排馆,更可以很潮、很时尚,适合你把人生若干要事,放到此地解决。比如我的朋友,当下就决定把重大约会放在某一间牛排馆进行,因为此地够得上他的浪漫标准,至于“吃肉”,未必总给“浪漫”减分,相反,或许还能快速流露真性情。

城中近日冒出颇多新潮牛排馆,或许能满足和我和他一样的食肉者。

战斧牛排1.8公斤至Top版

若将它举起来(如果你有气力的话),要小心不要碰到旁人,否则真有伤人嫌疑。看到它的样子,你会发现称它为“战斧”,是多么的合适。

这是The MEET·聚的招牌牛排,选用的是重约1.8公斤的“澳洲神户战斧牛排”,如果是女孩子点这一份的话,大概4个人也吃不完。所谓“战斧”,其实就是牛肋骨加上牛肋眼一起切割下来,形似战斧,故得名。据说,一头牛身上,只能切出14客左右的“战斧”,所以非常神奇。

这块“战斧”虽大,但肉味相当迷人。一来它选用的是在澳大利亚饲养的神户牛,油脂分布均匀,以“五分”的程度烹饪,口感细嫩,肉香十足。又加上这款肉排是用樱桃果木烤出,所以牛排表皮还带有淡淡的果木香味,内在汁水则被牢牢锁住,一旦切开,香味四溢。无论是搭配简单的海盐,还是红酒酱、蘑菇酱等,都很美味。这款“战斧”牛排的另一大特色是搭配了牛骨髓一起吃。这牛骨髓同样是由樱桃木熏烤而成,看似肥腴,但细腻的骨髓却是很多人的挚爱。

The MEET·聚
上海花木路1388号浦东嘉里大酒店内
021-61698886

风景第一牛排餐厅

这间叫做“恰”的餐厅当真景色妖娆,说这里是上海景致最佳的牛排馆,应该不错。靠窗位置,或直面江景,饱览黄浦江秀色,或直面外滩,同时能看到外滩和江景两种风光。实在太迷人。难怪,餐厅虽然开业不久,但夜晚已相当有人气。一半是冲着景致来的吧?!

另一半,则是冲着牛排来。作为专业的牛排馆,这里提供各类中高档牛排。顶级澳大利亚Blackmore和牛肉,上海独家。Blackmore和牛肉源自100%的纯种日本和牛,在澳大利亚天然农场中使用传统日式牧养方式,经过600天喂养,其肉质获得牛肉品质鉴定(marble score)9+的顶级高分。除此之外,餐厅还选用在澳大利亚喂养的日本但马和牛,以及谷饲和草饲的安格斯牛等。

好玩的是,在“恰”吃饭,牛排刀可自选。这些手工牛排刀,来自法国、日本等地,或粗犷或优雅,任你挑选。餐厅更提供六种精选天然海盐,用以搭配各种美食。

恰(CHAR)
上海市黄浦区中山东二路585号上海外滩英迪格酒店
021-330299952291

Advertisements
By cyberagui Posted in 生活

美酒:日式鸡尾酒的夏日微风

Hi,
我在iWeekly·周末画报 for iPhone中发现了这篇文章,想与你分享:

美酒:日式鸡尾酒的夏日微风

日式鸡尾酒,顾名思义,是以日本酒为基酒制成的鸡尾酒。日本酒有哪些?最深入人心的一种,当然是清酒了。但日本酒,不止清酒一种而已。即使是清酒,也有相当多的类别。

清酒,是日本酒第一大类。清酒由“浊酒”而来,米酒原本混浊,经过压滤,才产生了清酒。但浊酒并未因此而消失,相反,它有着自己独特的韵味,米香浓郁,味甜,外观也很美。据说,在“炉匠”餐厅,酒单上卖得很好的一款,就是浊酒“天狗舞”,适度的口感很受客人喜欢。

至于清酒,也有类别之分。在任何一份日式酒单上,你都会看到“吟酿”、“本酿造”之类的字眼,其实,这就是对清酒种类的划分。被称为“吟酿”的,是清酒中品质较高的一款,低温发酵而成,对米的精白度要求很高;“本酿造”的酒,会加入少量酒精,来提高酒的香味;还有一种“纯米酒”,只用米和米曲酿成,完全不添加酒精。这些不同方法制成的清酒,酒精度、甜度、辣度和酸度,都有所不同,更有些适合冰饮,有些适合加热。所以,用它们调出的鸡尾酒,口感也会有所区别。

日本酒除了清酒之外,还有著名的日本烧酒(烧酎),用日本独特的蒸馏法制成,制酒的材料有大米、红薯,芋头等。其实,日式鸡尾酒,除了那一款日本威士忌“角瓶”之外,较早是以烧酒为“基酒”调制。比如用乌龙茶配烧酒之类,和我们在酒吧里常喝的乌龙茶配百利甜之类,实在有相似的奥妙。

在中西文化汇集的香港,日式鸡尾酒也是酒吧以及正宗日式餐厅主推的系列,而其中,坐落于太古广场的日式炉端烧餐厅ROKA的日式鸡尾酒是最具特色的,也是最创新的。

ROKA的鸡尾酒全部以新鲜材料混合传统日本葡萄酒、利口酒及烈酒,如梅酒、清酒及ROKA星级烧酒调制而成。受欢迎之选包括ROKA经典特饮Lychee Mojito,以及由桃汁及香槟混合而成的Bellini:Green Teaand Pear或White Peachand Blood Orange。同样令人期待的马天尼鸡尾酒则包括入口细滑、带清爽柑橘口味的Yuzu Sour,以及姜味与新鲜草莓,再加上热情果并以东京繁华时装及商业区涩谷命名的Shibuya Passion等。

此外,ROKA亦以杯装呈献一系列来自日本不同地区的清酒,配搭各式美馔。清酒爱好者可品尝深受欢迎的全新清酒盛合。清酒盛合共有三款清酒,分别为名闻遐迩的Akishka“bambi”纯米清酒,以极具收藏价值的竹制印花瓶子装载,在日本是十分流行的;另一款为酒味清新的Shirayuki HonjozoI;最后则是独一无二的有汽清酒Hitotoki Rose。

而在广州,诸如香格里拉和丽思卡尔顿等国际酒店品牌也在其酒吧和日式餐厅里推出日式鸡尾酒,这其中,丽思卡尔顿酒店邱吉尔吧推出的日式鸡尾酒非常有特色。在柔和的灯光下,清酌着一杯调酒师Bruce调制的鸡尾酒,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有人说过,鸡尾酒的调制能够窥探出调酒师的性格和喜好,Bruce就特别偏向于让品尝的客人从鸡尾酒中尝到一丝日本的本土气息:以日本清酒为基酒加上野樱桃利口酒、干姜水和生姜调制而成的Eternal Shine以口感清新著称,非常舒服的生姜香味搭配着清酒的清香,让整杯鸡尾酒显得更为细腻。而Kamikaze作为一款非常经典的日式鸡尾酒因为香橙利口酒和青柠汁的碰撞显得口感丰盈。

虽然不是特别多选择的种类,但调酒师Bruce认为日式鸡尾酒应该体现出基酒和各种水果汁调制而呈现出的日本风味。不过总的来说,日式鸡尾酒偏向于平和的一端,如同初夏里一阵惬意的微风,清凉扑面,酒意稍纵即逝。

邱吉尔吧
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兴安路
3号3楼
020-38136688

香港ROKA
香港金钟道88号太古广场LG1
002号铺
852-396059882358

电影:陈英雄的挪威森林

Hi,
我在iWeekly·周末画报 for iPhone中发现了这篇文章,想与你分享:

电影:陈英雄的挪威森林

越南籍导演陈英雄执导的《挪威的森林》去年年底在日本公映。这部根据村上春树最著名小说的电影在筹拍之时就倍受关注。尽管上映规模引人注目,但是票房成绩并不如预期的理想。13万人在上映后第一个周末进入影院,票房收入超过1亿8371万,在12月14日公开的票房成绩排行榜中仅位列第三。

然而这部电影引起的争议却实实在在是空前的。

1987年9月,38岁的村上春树出版了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上下册畅销430万部,随后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流行。当时迷恋渡边与直子、绿子的年轻人,如今已步入中年。许多人不可避免想让阅读小说时的想象呈现在眼前,然而进入影院之后,他们才发现并非进入自己的挪威森林之梦,而是陈英雄的挪威森林。
  
批评:越南风的挪威森林

陈英雄读到《挪威的森林》是在小说初版7年之后,它被译成法语。那时候他刚刚推出自己的第一部电影《青木瓜之味》,摘走了戛纳电影节金摄影机奖和恺撒最佳外语片奖,从此一举成名。

在他的电影里充满亚洲南方的潮湿、清润与枝繁叶茂。这种宁静被认为与村上春树的风格有某种异曲同工之妙。

2004年,陈英雄与村上春树见面,开始谈拍摄《挪威的森林》事宜。这一谈就是4年,2008年,陈英雄终于得到了村上春树的许可,开始筹拍这部尚未出生就广为人知的作品。陈英雄在第67届威尼斯电影节上曾说,村上春树对剧本做了很多批注,但是最终要求他“按照自己脑子里的情景来拍,不需要跟着小说跑。”

改编这样著名的小说,向来不是一件讨好的事。《挪威的森林》曾被视作最不可能拍成电影的小说,而陈英雄阅读的法语版《挪威的森林》,又为他理解这部作品加上了一道翻译的屏障。因此,陈英雄必然要面临上千万读者近乎严苛的挑剔。

事实也确实如此。影片自从在第67届威尼斯电影节亮相以来,口碑一直走低。日本观众普遍认为陈英雄没有把握到原著小说的精髓,只能以肤浅的影像技巧来遮掩。

更加矛盾的问题在于,没有读过小说的人,很难理解影片中人物的感情;而读过小说的人,则会觉得电影支离破碎,与原作的气味大相径庭。最为鲜明的是,电影虽然是讲日本的故事,但是几乎见不到日本清澈干燥的空气,取而代之的是东南亚潮湿的碧绿与丰沛的雨水。尽管有影评人认为这种越南风的独特没“也不算太差”,但是还是只给电影打了50分。
  

改编:陈英雄与日本的隔膜

陈英雄的《挪威的森林》,争议颇多的另一个地方在于电影对原著的改编。

虽然陈英雄保留了原著的线索与人物,将小说里的“伤痛之美”用舒缓的影像风格表达了出来,但是,也许是由于对日本的隔膜,他并没有能将村上春树绝美的文字、细节和意境影像化,也没有将原著里年轻人对于生与死的思考,生命真谛的追寻,通过性来探究存在的意义,以及对于自我和爱情的诚实等意念,美好且发人深省地呈现出来。

电影的开篇是处理得令人称道的。小说由第一人称讲述,37岁的“我”(渡边)在汉堡机场降落,机舱里响起甲壳虫乐队的《挪威的森林》,我便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不能自已。陈英雄将故事重置,将开场定为片中三个重要人物(渡边、直子、木月)的少年时期,即小说中通过直子与渡边回忆表达出来的一段过去,澄澈,清明。影片选取的意象是紫阳花,初夏少女的短裙,游泳池碧蓝的水面。但一切戛然而止,木月的自杀打破了一切。选择这样的叙述方式,陈英雄自认,“是想要重新创造新鲜伤口的疼痛,这也是要用现在时态写剧本的最大原因,做出这个决定非常困难。”

然而在接下来的叙述中,陈英雄与小说作者的距离却无法避免。

让很多人感到遗憾的是陈英雄对于直子和绿子的安排。饰演直子的菊地凛子与直子20岁的“新鲜洁净”的身体相去甚远。菊地凛子似乎过分要表达直子的歇斯底里与神经质,使得这个原本脆弱抑郁的人物显出过分难以捉摸的东西。而原本活泼可爱的绿子的戏份却被删减得莫名其妙。

电影的结尾中,直子过世,渡边与玲子上过床后,在电话里对绿子说出“我爱你”,又让人十分不解。小说结尾并未出现“我爱你”这三个字,仅仅是渡边的沉默与绿子的一句“现在你在哪里”。电影里直接没有余地的表达,与小说中余味不尽的空茫,哪一个更喜欢,只能是个人观点。
  

性:影像的唯美被文字抛在身后

小说背景在1968年至1970年,正是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期,席卷西方的青年人造反运动刚刚过去,日本流行欧美风潮,工会运动热情高涨。渡边在这样的时代有茫然,他试图逃避、内省。

电影有关时代感的把握确实很成功。陈英雄对道具布景的选择近乎严苛,力求还原当时的场景,甚至会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杯子而停止整个拍摄。而优秀的摄影师也让这些细节呈现淋漓尽致。当渡边在走廊上跑过,淡黄色的光线随着飞扬的窗帘从窗外充溢进来,画面美丽得令人屏息。确实如日本著名导演行定勋梭认为的,光凭摄影,这部电影也是值得一看的。

在小说中,性是作者试图用以探索生命的一种途经。不管是原作还是译本中有关性爱的描写,都曾让无数读者为之震撼。村上春树曾经对记者说:“我是想把它写得纯净些的。生殖器也好性行为也好,越现实地写越没有腥味。”

他确实做到了。小说中对于性的描写十分唯美,并无露骨的感官煽动,而是带着青春的感伤。陈英雄试图抓住这样一个亮点,电影也力在“唯美”上下功夫,用光线、植物、雨声来营造氛围。不过小说因为文字的模糊性,毕竟有巨大的想象空间,电影却是直观的画面,一旦呈现,即刻定型,很难去契合每个人的想象。

不得不说,菊地凛子饰演的直子在几段中的表现都不“唯美”。小说中“沐浴着柔和月色的直子身体,宛似刚刚降生不久的崭新肉体,柔光熠熠,令人不胜怜爱”。陈英雄也曾谈到,直子的每次性爱都很重要,是冲击人物内心的情节。他说:“我想把镜头集中在表现他们面部表情的变化,以透露内心的冲突……像第一场激情戏,我希望它是有些神经质的,就像我自己的经验,直子应该感觉到惊慌、不知所措,甚至恐惧。”

也许是演员未能领会原作与导演的意图,也许是影像呈现与文学手法的隔膜,最终电影里没有了直子“沐浴着柔和月光”,“宛似刚刚降生不久”的美丽身体,只剩下痛苦扭曲的脸与哀鸣。无论是在暴雨中的小屋,还是在茫茫无尽的绿野,还是流水与雪原,都不能还原小说带来的震撼。当然,如果仔细欣赏导演苦心安排的风景,也不失为视觉方面的享受。

又及玲子,直子的病友,兼不专业的康复老师,在影片里并未交代她之前的经历——被同性恋少女引诱,与之发生关系。事后少女诬其猥亵,导致夫离子散,八年以来再未有过男女之情。她和渡边上床,是对过去的告别。小说里玲子在弹完五十支曲子后,说:“渡边,跟我做那个吧。”“不可思议。”渡边说, “我也在想同样的事。”但在电影里这样的感觉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村上春树在他写于23年前的小说里,写出了年轻人无可救药的孤独、无可排遣的空虚、无可言喻的无奈和怅惘。陈英雄的转述,在与原作对比来看,似乎并不成功。这印证了最初人们对他的担心。电影依然非常美丽。小说留给人充足的想象空间,付诸影像后自然难以满足每一个人的期许。能否在最初与原作对比的本能反应中走出来,从陈英雄的电影中重新发现一些被忽略的美,这依然值得期待。毕竟走入影院时,在人们耳边回荡的依然是那首熟悉的《挪威的森林》。

Tips:^_^,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以通过Email分享给朋友,或将喜欢的图片发布到微博…我们相信,分享是一种美德2162